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2015年

为科学家搭建了解世界科技前沿的平台

2014-10-10 19:33点击次数 :

——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朱作言院士  

    为了让更多的中国科学家能够阅读更多世界最优秀的学术期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NSFC)曾经与中国科学院、国家科学技术部等共同出资引入美国《科学》杂志电子版,使国内读者可实时、免费地在网上阅读《科学》杂志文章。最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经过努力,与英国《自然》杂志达成协议,为中国科学家2004年订阅《自然》杂志推出一个特别渠道,即在2004年,中国科学家可以以每年1400元的最优惠的价格订阅全年的《自然》杂志。近日,记者采访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朱作言院士。 

    记者:NSFC为什么要和《自然》杂志社合作,为中国科学家订阅《自然》杂志开辟一个特别的渠道? 

    朱作言:首先,《自然》杂志是全世界做自然科学研究的科学家的一个很重要的参考杂志。《自然》杂志创刊于1869年,发表经过同行严格评议的高质量的最新研究论文。《自然》杂志上所发表的论文应该说基本上都是原创性的、有突破性的科学发现,它涵盖了几乎所有的自然科学领域,又以基础生物学和物质科学为主,是一份历史悠久、并享有高度的信誉的学术期刊,世界各国科学家们都以能在《自然》杂志上发表文章为荣,也将阅读《自然》杂志作为了解世界科学进展和前沿的一种方式。 

    同时,《自然》杂志又不同于专业的学术期刊,它还及时报道国际学术界发生的重大事件、重要科学和技术政策、人事变动,讨论科学文化建设、学术伦理道德等问题,因此可以说阅读《自然》杂志是了解国际科学界动态的一种重要途径。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自然》在我国科学界的阅读面并不是那么广泛,近年来要好一点。原因可能有几个方面,第一是《自然》杂志的订价非常高,研究人员个人订阅就比较困难,这是一个明显的原因;第二是与我国自然科学研究和世界科学发展融入的程度有关。尽管我们常说自然科学没有国界,自然科学研究是全人类共同认识自然和了解自然规律的一种活动,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国自然科学研究从广的层面上讲要融入到国际主流、国际前沿和国际科学大家庭还有一个过程,现在大家都在这方面努力,也有成效。但追溯到前几年,这应该说是非常不够的,反过来说对阅读《自然》等世界顶级杂志需求的本身并不是很强烈的。 

    现在我国的科学家都在努力将自己的研究与国际接轨和靠近,及时把握目前国际科学界研究的主流、趋势和最新动态,因此阅读最优秀学术期刊的这种需求显然就提出来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资助的课题本身就提倡原始创新,而原始创新必须在国际科学领域了解的基础上再创新。我们要求、希望、鼓励这些科学家能订阅这样的杂志,及时把握国际研究的最新动态。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做这件事情,主要是为了满足、促进、加速这种发展的进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有关同志想了很多办法,与《自然》杂志社商量,尽量降低成本,让更多的科学家,特别是受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科学家们能订阅《自然》杂志。 

    记者:对科学家们来说,阅读文献、学术期刊是必然的需求,但有一组数据显示,《自然》在美国有30000多个订户,在英国和日本分别有7000多份订阅量,在中国台湾地区也有几百份的订阅量,但在中国大陆只有800多份的订阅量。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国内部分学者发表的文章数比阅读的文章数还要多,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朱作言:我国科学的发展与国际科学界相比还是有一段距离。如果追溯到十几年前或更早的话,由于历史和其它方面的影响,我国大部分的科学研究相对来说是处于封闭的状态,当然也有少数优秀的科学家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也能敏锐地把握科学发展的动态,但这必竟是凤毛麟角。 

    但从大层面上讲,广大的科学家尽管很努力,他的视野和方式等基本上处于个人或局部的封闭状态,不能够和世界科学研究的主流结合起来。尽管当时也提倡科学没有国界,但那个时候科学不仅有国界,还有省界、学校界,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订阅少、看得少、发表文章也少,甚至有人说发表的文章比看的文章还多。当然,对于发表文章比阅读的文章还多这种说法是否准确我持怀疑态度,即使存在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但这个问题反映的是我们的研究没有纳入国际主流,或者说和国际融合不够, 

    科学研究、科学发展是有自身的规律的,这种规律促使很多人按照某种趋向努力,这是一个无形的驱动力,你必须要参考大量的信息,掌握前人的、别人的信息,《自然》、《科学》杂志应该说就是这些信息的主要来源。虽然目前中国大陆对《自然》、《科学》等优秀学术期刊的订阅数还是不多。但我相信,随着我们的努力和宣传,这种局面会很快改变,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基金委杂志社所做的工作只是顺应这种潮流,在这些方面做些宣传和沟通、桥梁工作。中国的科学事业正在努力融入国际科学主流,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阅读《自然》、《科学》杂志会成为广大科学家的自觉的需求和行动,到那个时候不用担心我们比别人订得少,因为阅读将成为一个习以为常的事。 

    记者:世界上还有许多优秀的学术期刊,为什么您要向国内学者、特别是承担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学者推荐《自然》杂志? 

    朱作言:从事原始性研究的科学家必须把握目前自然科学各领域发展的最新动态,科学没有国界,关起门做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不是创新,而是要做世界上没有人做过的事情才是创新。如果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要掌握过去、现在人们已经做过的东西,现在人们在做的前沿的东西是什么,了解清楚这些信息才做,才能做出原始创新,所以阅读世界主要的、重要的科学杂志是必不可少的。 

    《科学》和《自然》杂志是国际学术界最顶尖的两份杂志之一,与其它的专业性学术期刊相比,它们还具有科普性质,科学家们不仅要了解本专业领域的进展,还需要对整个国际学术的最新进展有所了解。几年前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中国科学院、科技部共同出资引入美国《科学》杂志的电子版,这一次基金委和《自然》杂志社合作,为中国科学家引入这一特别订阅渠道,是我们在这方面的最新努力,我们还将做更多的努力,让更多的中国科学家能够阅读世界最优秀的学术期刊。 

(责任编辑:上海门户)
文章人气:
首页 | 新闻 | 财经 | 军事 | 百科 | 科技 | 数码 | 汽车 | 游戏 | 娱乐 | 体育 | 文化 | 教育 | 房产 | 旅游 | 健康 | 女性 | 明星 | 美女